外传第五章 幽蓝之血

小说:异度清算 类别:都市生活 作者:是非问秋 字数:2163

切步入正轨之前,重新整理次情报吧。

间,是从被称之为【Zero】年离开普罗梅索之城十个月左右,

地点,是合砯之国中心之城:巧瑟姆,商业发达,矿产丰厚,向北既是首都,向南则是富饶之地,

但也正因如此,被极端和平主义这思潮掌控,被自己近邻,由极端军国主义思潮掌控悠川看中,

与合砯不同是,悠川之国贫瘠干涸,只有那条被誉为母亲之河金色水脉有能力滋养类存活,

若是不去掠夺,贫瘠大地将不会产任何果实,若是不去战斗,民就会被自然吞噬殆尽。

渴望战争与荣耀,期望着鲜血与甜美胜利果实们,

祈求和平与日常,等待着收获与分享香甜果实们,

在数年之前,便为了这片富饶之地而滋生数争端,

悠川战士将因自己功勋领得土地,可旦失败,全族都只能成为合砯奴隶,

合砯民将因自己努力赚得财富,可旦失去,切努力都会成为他嫁衣。

因此,双方势不两立,

怀抱着对侵略者深重恨意合砯,

怀抱着对阻拦者强烈恨意悠川,

开始,就只能在这世上互相仇视。

而正是在这样争斗之下,巧瑟姆发生了四起失踪事件,

失踪者是城内富商高官儿女,财,权,色,欲,论哪项皆为上之

若是按照发展看,不是勒索赎金,便是争权夺位,

论是勒索信还是暗中偷袭,在长达数周间内均未发生,

在焦急与恐慌双重摧残之下,四主均选择了雇佣赏金猎与私侦探寻找自己儿女,

论是赏金猎,还是私侦探,只要参与此事就会死于非命,之间,甚至令整座城市都心惶惶。

年,则是在这样环境之中带回了三名受害者遗体,

【乌尔·克林斯敦】,【大卫·恩菲托尔】,【阿杰莉娜·伊万诺娃】,

均在远离城市土匪营地被发现,均是各自营地首脑指挥,

论原本眸色如何,论原本携带模组为何,这三都转变成了赤色双眸,都只会用种模组:

【吞沌异】。

若仅是如此话,到还不算什么,

但就在伊万诺娃主与Zero外祭奠逝者之,遭遇了悠川精英士兵与土匪强盗联合进攻,

虽然结局是奇袭部队全灭,但拷问得到情报却将视线转向了另身上:

【克里斯蒂娜·奥杜海因】。

被称作【天选之女】她,在四个月前同四名失踪者起参加过恩菲托尔生日派对,而正好是四个月前,这四名爷小姐便离走,

直到现在,也只找回三具尸体,

从黑市售记录看,吞沌异模组就是这位大小姐东西,而传言也是围绕这位大小姐而四处流动,

年意料是,论是城内执法团队,还是被害者朋友,居然没有对她产生怀疑。

就是在这样状态下,库易穆向Zero展示了自己身为【悠川间谍】,以及【克里斯蒂娜部下】身份,

就如同拷问得情报般,管向Zero提供了枚金色单面筹码,并声称另枚筹码很快就会到

为了引蛇洞,也为了试探真实身份Zero,在夕阳之下对另队赏金猎展开了攻击,

可就在这,【水之异:袄宕科洛姆】突然现在市中心,至此,【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异全部集齐,

想必,最后失踪者,库易穆爷就是召唤水之异

“就是第二枚筹码么?还真是…令不悦。”

而接下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好了…你究竟是坐在什么地方偷窥着我们呢?”

环顾四周,重要狙击点都被机控制着,若是那位大小姐真在场,早就找了,

“找不到话也没辙了,必须尽可能损失才行。”

刚刚与年交战那五组已经逃走,但究竟是诱敌深入还是等待机,都法在这么短间内判断

没有办法,只能正面应对敌才是。

“不过说起,这还真是大手笔,在城镇中心把这种东西放,是觉得恐慌还不够么?”

在自言自语这段间里,年与异距离从千米转变成了百米,虽然部署所有机都在远距离进行牵制,但威力还是不够,

“该死…散开!全都散开!保护好自己!去空旷地方!NOW!”

逆行在惨叫与悲怮流之中,目睹着远处魔物,青色能量在那张血盆大口之中不断汇聚凝结,只要在过数秒,倾泻而能量便会杀死所有在场平民,

或许在过去某个瞬间,年也经历过相同事情,但这次不样了,终于拥有力量年,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软弱【嘘影】了。

“再靠近点…再近点!”

瞄准,锁定,扣下扳机,

磁轨所产生斥力推动着脱壳贫铀穿甲弹,在能量喷涌而之前便洞穿了异下颚,狠狠打入其中,

但就算如此,也只是让异失去行动能力而已,论是岩之异还是炽之异,都已经证明了自身强大与强韧。

“结果这次也没能打穿脑干么…该死,那伙到底在哪。”

危情不过暂停顿罢了,以现在状态看,除了解决掉使用者以外没有任何方案,

对,就像是解决岚之异般,将库易穆爷直接杀死。

“既然要把第二枚筹码给我话,那就老老实实啊!”

长剑鞘,随后脱手而

隐藏在剑柄尾部喷口在被抛那个瞬间便启动了最大力,幽蓝色炽焰在短短数秒之间便将剑身加速到了极致,

七秒,五秒,三秒!

仅仅只是第三秒而已,强烈音爆便破坏了行进路线上切阻碍,连同平民哭喊与三百米距离同击穿,

而第五秒,插入异眉心长剑便从另侧喷射而,连同异身后雕塑并破坏。

“果然,仅仅破坏掉第个大脑是不够么。”

第七秒,头部已经残缺不全重新站起,滴落蓝色血液如同沙漏般,间越长,使用者死期越近,

吧…在靠近些吧…为了能让我亲手毁掉你第二大脑,拼尽全力靠近我吧。”

只要拖延足够间,库易穆爷就会因为生命力燃尽而死去,而这异也会在同刻消散在空气之中,

论怎么想,那都将是年最后底线,这已经是第四次了…第四次,将受害者救下机会。

弱点,规律,行动法则,

伴随着平民呼喊之声,异就如同发疯般,向着年全力奔去,就如同过去所写好剧本样,异切行动都在计算之中,

就如同Alpha所说那样,沉溺在过去失败只会错失现在机会,论过去怎么痛苦,论过去怎么失败,只要这次成功了就好。

“这次,我定会救下,给我亲眼看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