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们的爱呢?

小说:蓝色行星之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草莓糖太甜了 字数:2660

“润田啊,晚上空吗?”一位班女学正用着微信对我发送了信息。

令我也搞不懂是,她只是坐教室另一边,为什不直接找我说事,说不定可能是害羞吧。

啊。”我回复。

“那晚上带我出去玩好不好。”她发送着消息。

“带人?那不行,而且我女朋友,作为学,最多可以帮送到回家车站。”我也不清楚我那女学想干嘛,总之我很果断得拒绝了。

“哼(一可怜表情),润田,车多少钱啊?”她继续发着消息。

“40多万吧,裸车。”我已经开始不想理她了,而且事情不重要话,也必要教室里,却用着手机聊天,更何况大家都已经是相处一年学了,虽然不熟,但聊天却搞得神秘,实让我着实想不通。

“哇,四十多万,为什不买宝马奥迪啥啊?”她继续着。

确实,被她我又回想起那天被福特销售热情和一直怀疑师傅才入手了辆车。

不过我已经很幸运了,已经是掉馅饼事情。若是没一切,我不是过灵人,恐怕再过十年,别说宝马,我连我现车我都买不起。

价位合资车里,宝马奥迪根本买不到,而且我辆车最顶配,该豪华全都。”我漫不经心地回复着。

可我刚刚发送了信息出去,又人也来找我发送短信,一是学妹,还是坐我前面学。

“学长,我可以坐车吗?”

“阿田,事找。”

而我回答都是

“不可以。”

“没事,直接说。”

正当我被些信息扰乱点不耐烦时,陈帆恰好走了过来坐了我边上。

“怎了田总,一脸闷闷不乐样子。”陈帆察觉出我心中不快,对我道。

“没事,是因为那辆车,很多人都来加我,没得。”我叹了一口气,随后回头看向陈帆,手搭了他肩膀上,向他询着,“对了,陈帆,家境富裕我们班全都知道,会不会也碰上很多过来骚扰?”

陈帆看了我一会儿,笑了笑了,随口对我讲道。

也是为什我一直很低调原因。”

“可以可以。”我从他回答中领悟到了一些,故装作点点头,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时,我微信又响了。

“但是至于怎该看咯?兄弟。”说罢,陈帆给我眨了眼,离开我旁边座位。

我若所思地点了一下头,打开微信,已然了四条未知信息。

除了那刚刚三刚加学发来信息。

“我真很想去玩,载我去嘛,去蹦迪好不好。”

“学长,车我好喜欢,我是想坐上去看看。”

“阿田,那能借我五百吗,下礼拜还。”

“润田,带我兜风吗?”

我已经感受到,现他们说来说去,不正是因为我那辆车,以为我也是富裕富二代,想和我拉进一下关系。只是,种拉进关系方法,说出来,真点让人作吐,难道大家好好当学不行嘛,开车送蹦迪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碍于学关系,我还是礼貌性得回了句。

“以后再说吧。”

可也时,一位女回复可不禁让我怒火中烧,原本被他们骚扰不耐烦我因为她举动使我火气更加火上浇油。

“哼,小气鬼,自己点小钱不给班上学分享一下,让全班学都知道小气鬼好了。”

我看了一眼坐座位上她,此刻我真想上去找她理论几番,我自己东西,凭什一定要听们给们享用。说难听点,一年相处下来,我也多多少少从别人那里知道是什人,只是没接触过不敢妄下结论,现可真是原形毕露。

但也使,前面陈帆回头对我看了一看,对我做出来息火手势,仿佛他能看出我此刻不满,想让我冷静一下。

看着陈帆,我吐了一口气,强忍着克制自己心里怒火,退出和它聊天框便没管事了。

时,原先向我借钱学也此刻跑了过来,只见他蹲下身子,脸趴课桌上,我要五百块事情。

虽然现一张一亿银行卡,但是我是要周末给我爸妈用,也是说钱我还不想去动用。而且,刚刚给探险者油老虎加了油钱,还请室友们吃饭,表面上风光我,实际上再过几天要靠花呗为生了,别说五百,连五十我都拿不出来。

“那钱我花完了,我自己也要花呗了,下别人吧,不好意思。”为了不让他怀疑,我还特意把我微信里84块余额展示给他看。

“哎呀,没事啊,反正都买车了,爸妈要一点钱好了,们家肯定不差钱。”

听到话,我点小懵逼,凭什没钱要我向爸妈要钱给自己不能爸妈要吗?

“我真没钱,爸妈要啊?”我反着。

“哎呀,要是能爸妈要,我还能借吗?五百块,下礼拜。”那男学解释着。

要干啥啊,还五百块?”我点不想理他,但还是了一下。

“我想买一双aj,不还差一点。”他很尴尬地笑了一笑。

看看我穿什鞋?”我把我脚上361运动鞋展示给他看,然后反着,“我自己也穿七八十块鞋,穿aj也算了,既然下礼拜能还五百,那不下礼拜干脆自己买。”

不太喜欢了吗?想先买。”他对我尬笑了一下,但还是想从我手上拿到五百块。

找别人吧,我刚买了车,刚加了油,哪钱借。”虽然车子并不是我买,但我没钱也是真,所以我说底气。

可是没想到,我不借钱给他,位男学居然怪起了我,还嘲讽着我“钱买车请学吃饭,现借一下钱急用,都不给,装什大佬,炫什福,装什逼啊?”而且说很大声,想让全班学听到,并且真是我错一样。

本来那时我心很烦,被他一说,我也彻底生气了,我怒斥着他:“凭什别人一定要给,帮是义务,借不借是我权利,而且我借钱不是用来生活或读书,是用来消遣买奢侈品,我凭什非要给。”

时,原先被我拒绝带她去蹦迪学也开始吐槽着我,似乎是要报我不带她去玩“恶果”。

凶什凶,他不借钱了吗?谁都落境时候,借钱本来也是破不得己时,样当大家面凶他,好意思吗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辆破车很吊了?”

听到里,我只能说,她转移话题技术绝对是一流,本来跟我没关系事情,现演变成我钱我是罪过了。

时,平时也不是很了解我学也开始下面小声探讨了起来。因为我着常人所不具备超能力,所以我知道她们说什

“不会吧?没想到他是种人,看不起别人了。”

“天啊,怎学,素质差,一点爱心都没,让他换班吧。”

“还爱心,我看他样,连爱都没,估计没受过家教,人,再钱也不会人喜欢。”

“…”

此时此刻,我双手已经紧紧地凝聚起了两拳头,若是他们继续样挑挟下午去,我真想一超能力把他们东西撕裂。

爱是吗?我要钱坐车啊,们去给别人啊。”我对他们怒喊了一句,并且马上要动手地步了。

也正时,我室友及时赶到我身边,把我拦了下来,拍拍我后背想让我冷静下来。

时吴霖侨也站了我前面反那些学。

“王迪阳,自己什德性我们还不清楚吗?天天学要钱买东西,但是还过钱吗?看看家里父母,再看看样做对得起他们吗?还,赵雨琴”吴霖侨也毫不客气地用手指着她道,“真以为自己是德高望重人吗,些事情不用说自己也很清楚吧,我只能告诉,小心别得病!”

随后吴霖侨安抚着我,让我冷静地坐座位上陪他说说话。

“怎人,更人还说我没爱,难道他们一定吗。爱是世界上最珍贵东西,可是他们眼上却显得一文不值。”我点硬咽着,被件事伤透了心。

“没事,阿田,不管他们怎样,我们人,都一直相信,会一直挺,因为,也是一种爱。”毛卫康拍了拍我,对我笑着。

我点了点头,也许不管以后发生什,只要爱,些室友一样,我永远也不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