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故事开始的地方

小说:蓝色行星之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草莓糖太甜了 字数:2705

“阿田,明天我们去爬吧。”宿舍里,我的另外五位友对刚刚回来的我发出邀请。

“好啊,学校旁边那座尖峰吧?”我回头答,对友组建的寝团建,当多多益善,一来能解决掉待周末寝的无聊,二来也能好好和友们促进更好的感情。

“对啊,学校旁边的尖峰,来读书么久,都去过,明天去看看个究竟。”友陈帆说着。

他应该算我们寝最有钱的富二代,虽有穿什么名贵的衣服,甚至自己的鞋子和电子设备也和我们差多,但他家境的富裕确实让人有目共睹的。那天开学时,一辆大奔直接停在我们宿舍楼下,就顿时惊动少人,所以刚开始我们都对他印象特别深,过他确实很低调,也很懂事,有像其他富二代一样挥霍家产,吃喝嫖赌。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整个寝都和他玩的很近,完全有和其他少爷一样避而远之。

“听说那有座庙,我想去那许个愿,保佑我一夜暴富,毕业就有工作。”我的另一位友毛卫康说

他和我们一样,很普通的人设,很普通的家境,和普通的面貌,有什么特长,也有缺点,但非常靠谱。最让人对他印象深刻的,一件飞机着火的潮流图案衣服成他的标配,无论春夏秋冬,他总能找出一样的图案,但一样的服装穿出来。基本,我们每次团建出去玩,需要准备的东西他都能准备好。

“唉,小康啊,能叫外卖吗?”一位友吴霖侨对着毛卫康说着,“别告诉我花大半力气结果饭吃,一帮人饿在那里。”

按照理说,我们寝应该个班男生寝体育素质最差的,甚至打篮球永远都倒数第一的存在,个子也一般般,仿佛有任何压制和威慑力一样,理论最容易受欺负的寝。但,正因为有吴霖侨,一切都一样

我们班甚至我们学校身材最魁梧的人。肌肉腹肌啥的对我们来说都可及的事物,但对他来说些都值得一提的东西,于此同时,他还我们班中差多最高的人,并且略加黝黑的皮肤更能突出他的战斗力。有一次隔壁寝开玩笑找茬,结果吴霖侨也来,使对面寝长立马怂得把我们送出去,私下还玩笑地说着,他们寝全部人加都打过吴霖侨。所以,吴霖侨,也自地成为我们寝的“大哥”。

事,放心好,我查过那庙有饭的,一个人十块钱随便吃。”毛卫康回复着吴霖侨。

“那我们明天八点出发好,来来来,王者五排有无?”坐在床铺的王已经拿好手机,手机里响起王者的背景音乐。

我们寝最爱玩游戏的一个人,但技术也好的话说,国服都有三个英雄榜,我们组队跟他玩游戏,基本会输。可惜我段位太低法和荣耀王者排位,我也能体验躺赢的快乐。在好几次寝乱斗中,因为他的突破,我们总能六分钟把对面打得连泉水都出。虽像陈帆一样节俭,喜欢花钱,但也有那种富二代装逼一样,而且我们也在游戏中获得更为宝贵的友情,但更重要的

他帅啊,海王,却有很多女生喜欢找他,甚至在路都能碰有人问他要微信。如果非要我说出他具体形貌,我只能说,彭于晏的形貌,胡歌的神态,张艺兴的阳光……

“我来!”时,寝里,周琦的声音传起来。

一般来说,周琦都第一个回应王的,当个周琦并打篮球的那个周琦,只恰好同名同姓而已,两人篮球技术可一个天一个地下。之所以周琦都第一个回应王,因为他的技术已经公认的男生最差,好容易碰到看王样的大神,当要好好抱大腿,带他分。幸好王技术过硬,帮他王者,过但凡碰他们两组队,王胜利的节奏至少被推延十分钟。

而最后一个寝的,就

人嘛,其实也和友们差多少,但友很多次都受我,想揍我,原因……

目前唯一一个脱单的。

关系,女朋友意外,真爱。

在一天的王者度过后,很快,第二天就来到

我依旧白色衬衫加一条灰色休闲长裤的打扮,因为太阳烈,我也有戴帽子,直接和友们出校门,扫起门口的共享单车。打算先骑到的停车位,可以帮我们省点爬的力气。

在往的路,也遇几个同样的驴友,虽座尖峰有像黄五岳一样名声鼎鼎,过在一小块地方,还挺有名气的,一千多米的海拔,也确实要花费少的力气,因此遇几位同样的驴友自什么稀奇事。

本来想慢慢骑行,享受一下路边的花草树木,感受一下城市下的车水马龙和高楼大厦,可想到吴霖侨个“大哥”,居说要锻炼我们,要我们快点骑行,我都错过多少美好的事物,在力所能及的能力下拼命追赶,甚至连拍照机会也有,和其他几个受压迫的友一起,一口气骑几百米,直到最后实在力气休息在一旁的凉亭中。

座凉亭虽经过当地政府断地维护和修养,但也历经两千多年的沧海桑田,房梁褪去的红金花纹,风干而掉落的漆干,圆顶快消逝的图画,仿佛在向周围的旅客述说着以往封存已久的故事。

个凉亭叫白云亭,据说秦朝的时候就有,当时征战百越而特意修建的一个比较具有秦朝标志性的建筑。”毛卫康拿起手机,照着手机的内容给我细细讲

“就一乘凉的亭子,啥留念的,过一分钟,我们就出发!”时,吴霖侨抖抖身子,背他自行准备的书包,打算骑共享单车前往顶。

“大哥啊,饶我们吧,我才刚喝一杯水,就,救命呐!“王开始向吴霖侨假装求饶

“看看你们!”吴霖侨摇摇头,“平时让你们跟我锻炼你们来,现在好,一个爬就累成样,有一点大学生的样子,废。”

面对着吴霖侨的“铁面无情”,要说王,要吴霖侨四肢发达,就我还得冲去怼他两句,让他知晓一下舍小家为大家的理。想法很快被我咽回肚子里去

实际十分钟,我们一帮人才作息完毕继续向顶骑行而去,也知骑行多久,正当我感觉我马要力尽“而亡”的时候,一座观出现在我的眼前。

应该就尖峰的的寺庙想到居观。它和一般的什么区别,都统一的三清殿加其它几个小殿。而我的友们并想直接膜拜,反倒想找到食堂把午饭先解决

可也知为什么,我莫名地跟我的友们脱离一段距离,由自主地来到一座殿宇面前。

座殿依靠在悬崖边,透过墙体,可以看到尖峰几处美妙风景,依托地势,把观拥有“清净,整洁,庄严”完全地表现出来。

殿前有个炉子,那专门烧香的地方,缕缕青烟正在那缓缓浮动着,而在殿的门口,一位年迈的士正跪在跪垫,低头祈祷着。

那位老士头再也头发,只有粗长的白胡子把他的下巴围拢起来。

我向那老士走去,而老士似乎发现我的存在,他抬起头,将目光转向我,对我自地笑笑,随后用手指向他旁边的跪垫,旨意让我也跪下来参拜一下。

面对士的邀请,我也自能拒绝,走到那块毯子,按照拜佛的姿势,对着殿的神像参拜起来,虽我并里面供奉的谁。

简单地参拜完后,老士再次对我笑一笑,示意我跟着他走去。

我也怎么回事,双腿也由自主地跟着那士的脚步,走进座殿宇,座殿里面供奉着三四尊神像,其中一个应该千手观音,但那佛教的叫法,教好像叫什么天尊,过我也为什么,我有去问那些神像谁,只跟着他来到殿宇内的一处木门。

我看一眼老士,他为什么把我带到里,过看他的意思应该要我进去,我心想,进去就进去,反正尖峰,人么多,难成还能出什么事成?

,我在老士的示意下,推开座看起来很老的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