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坛记

小说:蝉时雨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不落blow 字数:9421

很直接小孩,喜欢和喜欢都是一条路走到底。但凡是能被他喜欢,能付出十二分心,任凭是什么样铁石心肠也能被他捂化。

只是十二分二十年来拿出来次数一只手都能数清,85权且算是占到八分,还有四分黏糊清之间晃悠,总差着一步距离。

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里面,有一很特殊

小时候长瘦瘦小小,头发有些营养黄,脸上却是肉嘟嘟,乖巧女孩。

男孩多院子里,总是容易被欺负,那些小孩很爱捏他脸,再嘻嘻哈哈笑一阵。

小朋友喜欢交朋友,可是他想交朋友却总是欺负他,本来挺活泼一小孩,生生给搞得整天闷闷

小学一年级时候,院子里搬来小孩。

那小孩长很可爱,嘴唇嘟嘟,头发短短,眼睛亮晶晶

第一天来时候,院子里其他小朋友都围着他转,因为他有一按着扳手会响玩具枪,一群小孩就跟着玩具枪声音“嘟嘟嘟”闹。

第一天到他时候,心里又是羡慕,又是讨厌。因为那些小孩从来会围着他。

小孩好像总有玩新奇玩具。

每一次那群小孩一起玩时候,只有一人坐一边秋千上。他敢早早回家,想让家里人知道没有小朋友跟他一起玩。

小朋友总是容易委屈孤零零秋千上鼻子一酸,眼泪就争气下来。

“你是谁?”一稚嫩声音响起。

有些茫然抬起头,眼泪还挂脸上。

小孩傻乎乎着他“你哭?”

胡乱擦擦脸,咬着嘴,摇摇头“没有。”

小孩拿出口袋里妈妈给装小手帕,脸上擦擦,又装回兜里“我叫宇,你可以叫我小宇。”

也吸吸鼻子,保持着妈妈教礼貌,口齿说“我是,小名是。”

宇说“那我也叫你?”

点头,撇撇嘴把刚刚擦掉后又跑出来眼泪憋回去“嗯。”

宇是院子里第一朋友也是唯一朋友。

后来其他小朋友宇跟好,也想要跟交朋友。

可是,人就是记仇,从小就记仇,些人再怎么示好,理,有时候还会呛几句。

而且越长大越爱呛人,慢慢长成嘴毒小孩,谁都很难从他嘴里听到一句好。

只有唯独对宇从来都是有求必应,无求也要应。

宇小时候很皮,老是爬树,手上腿上时时就会蹭几口子,就会随身带着创可贴。

有多动症小孩,上蹿下跳时候总是搞得全身乱糟糟,额头前头发也老是会支棱起来,就会帮他按下去,直到两人慢慢长大,宇比高出一头顶。

人就么一路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一直一起,中间翟至味出现,三人你追我打一起长大。

宇从小愿望就是当警察,高中开始就趁着暑假,学习跆拳道。也闹着跟着他一起去学。后来学七七八八,会几招之后,受每天被摔,放弃

高中毕业后,宇去梦寐以求警校,两人十二年形影离终于八月宇提着行李箱踏上火车离开那一天结束

那天,自己被窝里争气一场。

人生每一阶段都会有人离开,有人靠近。生命里最美好十二年担任守护者角色,成心里挥

85自然是知道,他一直觉得性格,跟他那臭屁富二代表哥有关系。

收到信息,火急火燎赶到翟至味家时候,就到翟至味正宇聊开心。

开门那一下,动静太大,客厅里人都同时吓一跳。

宇就直接扑到宇身上,抓着他手一阵吐槽“两年!!!你终于舍得回来!!”

翟至味一边揪着领子把他提起来“你还是稍微注意点,哪有你样,一见到就往人身上扑。”

拉开翟至味手,又扑倒宇身边,掰着脸,让他面对自己“说!”

宇无奈一眼被忽视翟至味,转回来,搭上他手“是回来嘛。”

撅嘴“两年才回来一次,没有心臭小子。”说完还用力捏脸,气呼呼放开他,坐到一边。

宇拉过手,着他“生气?”语气中是万年如一日宠溺。

翟至味着总觉得有哪里对劲。

人虽然打小就是样相处,可是,有些尺度小孩子和大人之间是有差别,一旦越过就是另外一回事

倒没有觉出有什么对,只满心沉浸宇回来开心又憋屈情绪里“你要是再回来,就真要生气。”

宇放开手,拍头,手指发尾逗留片刻才离开,笑着说“之前课业很忙,放假要帮导师整理材料,难得最近导师出差,我才能回来。”

一说,又有些生气“那你又要走?”

翟至味实觉得有些对劲,一把提开,丢到对面沙发上“小宇才刚回来,你就能让人家休息一下,问么多。”

莫名其妙眼翟至味,坐到对面沙发上,嘟囔着“有什么好休息,他起来像是需要休息样子嘛,平时也没见你么好心。”

宇笑着摆摆手,说道“次应该可以家呆一月,会那么快走。”

对翟至味做鬼脸,转头宇“才一月......”

“阿嚏!”话还没说完,就被翟至味一大大喷嚏打断。翟至味揉着鼻子“你是是又去!”

差点忘大少爷表哥毛病,他身上那点猫毛怎么可能瞒得过,承认“嗯....”

翟至味简直想暴走“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要去喂流浪猫!!你...”翟至味手,才想起来“你是是回来都没有洗手!!!给我滚到洗手间洗手!!用消毒液!!!快!!”

冲着翟至味翻眼,乖乖洗手间。

翟至味还一边使劲嫌弃,嚷着叫他们家阿姨赶紧把那几摸过抱枕换掉,然后自己跑回房间换身衣服。

刚刚踏进洗手间,宇就站起来跟过去。

翟至味家大房子,从客厅去洗手间还得穿过好几间房,倒是刚刚好把翟至味咆哮挡下来。

“他还是样啊”

满手泡沫从镜子里着声音主人,也跟着笑“你怎么也过来。”

宇抱着手靠门边也从镜子里,笑着说“他外面让杜阿姨换抱枕,我就添乱。”

两年警校生活,让原本青涩男孩有些男人影子。

那年火车站分别时候,分明记得肩膀还没有现么宽,那时候肩背还薄空荡衣服中支棱着。

还嘲笑他,么瘦怎么做警察。

可如今,少年肩膀已经打开,肌肉包着骨头戳衣服上,像是要急着长大一样凸显着自己

那一份少年气息也一点点转为强势。

镜子中宇,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陌生,好像过两年时间,就把两人从小孩拉成大人,那些曾经互相打闹日子都被隔断

甚至知道两年大学生活是什么样,有没有遇见别好朋友,像秦远,或者有没有喜欢人,像.......想到竟然觉得有些没来由尴尬,视线放回水龙头下手上,随口道“他就是样,你别理他。”

宇没有搭话,只是门边,随手拿过洗手池边挂着擦手巾,抬头时候,递过去。

一下接过擦手巾,擦好之后,宇又自动伸手从手中拿过擦手巾挂好。

一连串动作都自然仿佛做过很多次一般。

“啊,谢谢。”

“什么时候开始跟我客气。”说完宇拿手头上揉揉,笑着走开

觉得头顶手掌心温度有些烫,烫他有些知所以。

他们以前也是么亲密?可是,细想来,以前可能比还亲密。

同喝一瓶水,同睡一张床,打打闹闹都是最平常样子。

怎么现连递一张擦手巾都觉得别扭。

如果别扭是事,那就只能是人

背影,渐渐重合上85背影。

他可以忐忑着接受85亲吻,却能心安理得接受宇递来一张擦手巾。

他开始有些意识到,朋友跟喜欢人是有差别。哪怕朋友对他来说重要到能失去,可最终也还是朋友,一步都能前进。

翟至味骂骂咧咧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刚好宇一起过来。快步走过去一把抓住手,手心手背检查一圈才放心“今天又跑去哪里喂流浪猫。”

翟至味唠叨,老老实实交代事,顺便提到85.自然是把两对话避开

“你今天见到85?”跟85最近关系翟至味是很清楚,按照性格,能么平和跟85见面根本就可能。

眼神飘忽点头,又接句“他下周三生日,叫我去。”

是和好?翟至味人精从一句话里就大致猜到一点,假装转移话题句“秦远怎么没有跟我讲!”

宇突然插一句话“秦远是谁?”

难得突然有一颗爆八卦心,一手拦开翟至味,挪到宇旁边,抢着说“是他小男朋友!”

宇有些小小惊讶,越过头顶着翟至味,翟至味点点头。

“是翟至味把人家骗到手!”又加句。

翟至味扑过去吼道“说谁骗呢!”

眼疾手快宇身上跳到另一边,道“说你呢!”

翟至味仗着自己手长,越过宇往头顶一拍“我对小远好着呢!”

“小远,哈哈。”一边都给听笑还是他第一次听见翟至味么亲热称呼一人。

及待跟翟至味打闹之间,把他跟秦远之间那点事加油添醋一遍,中间自然免提到85.

翟至味留些心思注意着表情。

眼睛一直,一开始随意笑着,仿佛讲什么重要,是谁讲更重要。

可是当口中出现85次数越来越多之后,那笑着表情就变得再那么随意,好像思考着什么。

自己大概没有发现,他描述中翟至味跟秦远主角只占一半,另一半说全是85。

“你跟85关系错?”

宇突如其来一句话打断手舞足蹈“啊?”一时之间竟然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宇又自主眼翟至味“还行吧...”

翟至味心里一顿,心道:就知道会是样。急忙接过话,道“就他那烂性格,能跟谁关系好?也就欺负欺负小远!”

“啊,哈哈哈。”打着哈哈掩盖着心里那一阵慌乱,手胡乱拉过旁边抱枕。

知道慌乱什么劲,分明知道宇跟85对他而言截然同,可是就是做宇面前若无其事谈论85跟他关系。

件事,就么嘻嘻哈哈盖过去。翟至味也知道宇到底有没有放心上,只是,谁也没有继续提。

后来几天,几乎每天都跟一起。

两年没有见,虽然时时对于一些太过亲密接触让有些,但是两人太久没见喜悦,没有让那些中沉浸,一切都仿佛又回到从前。

倒是把翟至味忙坏,他那颗谈过恋爱心好像就是比别人灵敏一些一样。

直觉里宇对是那么纯粹竹马心思。他虽然见得有多喜欢85,但是他知道是喜欢85

想他那清楚状况表弟陷入两难,陪着秦远时候还要尽可能抽出空插宇之间。时用一些言语来透露出一点和85事,来提醒宇。

比如,才刚提到些日子他们可以一起去哪玩。

翟至味就插一句“可要再去海边。”

明所以,问道“怎么?”

还来及拦住翟至味,翟至味就先说道“上次去海边,晚上遇到打雷,小子害人85一晚上没睡好。”

脸一红“胡说!”

宇依旧疑惑

连忙摆摆手“别听他胡说,什么事都没有!”

种欲盖弥彰解释,分明是越说越乱。然后翟至味假装语焉些他,再适当些猜想。

其实翟至味猜想大致上跟事实也比较接近,虽然觉得有些,到底也还是没有反驳什么。

宇基本都是默默听着,回应两句再反应。

最后,宇提出要求,要和翟至味去85生日会时候带上他。

惊讶宇,还没问出口,宇就直接说“我想认识下你朋友。”

觉得样始终有些怪怪“可是,我怕你会无聊。”

,轻声道“是还有你嘛。”

会拒绝,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对宇说过一”字。一次虽然有些勉强,也终究还没有说出口。

小年轻二十岁生日总是很隆重,老严一早就找人把家里布置一番。

长桌上摆满,喝

墙上还有大大“祝85生日快乐,臭小子终于20岁啦!!”周围围一圈绿色气球。

被85早上起来狠狠吐槽一遭“谁生日还要贴气球,太土!!还有那!臭小子说谁呢!!!!”

“说你呢!”老严才懒得管他口是心非臭屁性,一甩手就把85咆哮关家里,留下家里阿姨接受85无理取闹。

85学校有些莫名其妙人缘,一堆喜欢他女生,和一堆莫名其妙直男朋友。

请来朋友大致上都是学校关系好,和秦远、堆人。

秦远带着翟至味和进来时,85眼睛里笑意都快装,他一天唯一真心人终于来

可是踏进85家门时候,旁边还跟着一85认识人。

人一脸笑意,微低下头,侧身抬头那人耳边说两句话。两人同时笑起来。

抬头时,刚好到85站客厅中间着他们,抬手笑着跟他打招呼。

85愣一下才把眼光从身边那人身上移开,,笑着抬手回应。

秦远已经早早放开翟至味朝着85走过去“嘿!生日快乐!”说完正准备抱抱85,就被翟至味一横空插进来把秦远拉开

“你干嘛!”秦远着翟至味,手还伸半空。

85无语眼翟至味,深吸一口气,道“你连我醋都吃!”

翟至味简直是无差别攻击“你怎么?虽然今天是你生日,也可以!”

秦远算是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无奈对85道“礼物我晚点给你搬过来。”

85点点头,眼翟至味,突然坏笑着对秦远道“老严把周阿姨留下,你可注意着点。”

翟至味还一头雾水时候,秦远已经吓得跳开离翟至味远远

“怎么?”秦远一跳差点撞到走过来

秦远面如死灰“周阿姨跟我妈很熟”说完着翟至味“你今天离我远点,要是让周阿姨出点什么,告诉我妈,我就死定。”

事,双方家长可是完全知道。秦家二老,一门心思只想自己儿子能好好读书,要是让他们知道秦远被别人拐走,可是小事。

“啊?”翟至味万万没想到今天居然是情况“那我......”

秦远挪到85旁边“我还是回家把礼物给你搬过来吧!”说完一溜烟跑

翟至味眼睁睁着秦远逃,只能自己一人默默坐到角落。虽然是坐角落,他也是场中很耀眼,才坐过去两分钟就有女孩凑过去。

翟至味一离开,客厅中间就只剩,85、宇三人。

85有些紧张

倒是宇先打破沉默,埋头耳边道“,你还没有介绍。”

会才想起来,对着85说“生日快乐!”接着拉过宇道“宇,我发小。”然后又补一句“像你和秦远那样。”

85眼睛一直拉着那只手上,心里有些酸酸。刚刚他说翟至味什么来着?吃醋!对!他会就是吃醋。

宇把手中小盒子递给85,道“生日快乐!也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随意买礼物,希望你喜欢!”

85接过小盒子,努力笑着“谢谢!”说完就,一脸期望。

着85表情忍住笑“礼物等一下给你。”

知道是什么神秘礼物,倒也足够85心里浮想联翩

“85!”边才说两句话,门口就又来些85朋友招呼着他。85只能放下宇,去安排他朋友“你们俩先自己玩一下,我等下过来!”

“嗯,去吧。”把85往门口推下,就拉着宇往窗边小沙发走去,还顺道眼被围着翟至味,当然,也是一点都没有想救他。

“他人缘很好。”宇坐旁边,给他端杯果汁。

接过来,门口85跟别人说笑样子“是啊,傻子总是朋友多。”说完自觉

虽然平时嘴就毒,可是真讨厌和口是心非,宇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你...喜欢他?”

话吓一跳,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漏陷,只能本能发出一点惊诧“啊?”假装没有听清。

宇顿一下,笑着道“我说,你们关系很好。”刚刚那句喜欢,被当做没有听清楚话咽回心里。

有些如释重负感觉,假装刚刚真没有听清,转头着85,那人正笑着跟他朋友们说话“他那人傻傻,心思很单纯,做朋友很好。”

宇点点头“嗯,你有新朋友我很开心。”

转头宇,刚回来那天头发还很短,才短短几天额头前头发就长些,有些翘着。

大概高一时候,宇开始窜没有跟上,就矮一截。小时候喜欢帮他整理头发习惯也渐渐会两人坐凳子上,倒是显得没有什么差距

自觉抬手把宇额头前头发理两下“又翘起来。”说完,自己还笑笑,仿佛回到小时候样子。

宇就手抚两下,笑着道“回来几天就有些长长。”

85小心转头就刚好宇就额头上,心里那点酸一时之间变得很浓。

还没来及把摊浓浓酸意消化掉,秦远就回来,抱大大盒子,怼85胸口“生日礼物!”

85暂时压回酸到牙倒心,抱着盒子“什么啊?”

“你打开呗!”秦远一脸开心着85,眉毛挑挑“你会喜欢。”

85打开盒子,里面是那上次朋友找到有他偶像签名头盔,他记得他那朋友说还没有到是说还没到吗?你怎么拿到。”

秦远自豪笑着道“就你那点爱好,我耍点小心思就拿到。怎么样够够意思!”

85把头盔小心翼翼放回盒子里,张开手准备被秦远一大大拥抱,突然想起来翟至味就把手又收回来,换成重重下秦远肩膀“够意思!”

秦远差点被他拍到肩膀碎掉,龇牙咧嘴他一拳,转头正准备走就一块说说笑笑,又转头问85“你知道宇和关系吗?”

85疑惑着秦远“他说是发小,像我们俩。”说完又接一句“之前也没听他提过......”

秦远若有所思点头,又接着说“翟至味说他是前几天才回来,好像地方读书。”

85“是吗....”

“听说他是唯一朋友,回来几天一直一起。”说完又想起几天翟至味反常,随口吐槽一句“翟至味最近也怪怪,人家两好朋友一起玩,他还非要去凑热闹,好像怕被抢走一样。”说完瞄一眼被一群女生围着翟至味,哼一声,往方向走去。

刚好宇去厕所,秦远就坐到左手边,那边翟至味眼疾手快推开围着他人坐到右手边。

“你们俩干嘛?”知所以人。

翟至味对他耸耸肩,眼神往秦远那边一飘“那人要我离他远一点。”

眼“那你走远点啊!”

翟至味“现样已经够远。”

宇从厕所出来就被那两人就么一左一右缠着。顺势就转身朝85走去。

种没有言明情敌见面,用“生日快乐!四字很温和开场

85用手中端着果汁跟宇小小杯“谢谢!”

本来20岁小孩终于可以喝酒,可是老严说,过今天才可以喝。整生日会,居然只出现汽水和果汁。

宇“请自来,没有打扰到你吧?”

85虽然心里乐意,可也想输面子,就装作很大度说“会。”其实他还想说,朋友就是他朋友,话有些宣誓主权意思,可他实际上没有主权,话,也就没说出来。

可以称之为陌生人人,心里各自怀揣着可说情绪,仿佛很顺畅开始交流。只是两人都等对方把那牵着他们思绪人自然而然提出来。

突如其来谈话和意料之中沉默过后,宇主动开口今天很开心。”

85一眼角落里,被翟至味和秦远夹着面无表情甚至想翻,笑笑“他样是开心?”

宇“他只是太喜欢熟悉场合。”熟悉口吻才是宣誓主权态度。

85着手里被他晃得快倒出来果汁,迟疑一下,说“你很解他。”

“我们俩是从小一起长大,还么点大时候。”宇拿手腰间比划一下。

85有些羡慕宇“他那时候也爱笑?”

宇想想,点点头说“爱”后来又想会儿,摇摇头“也全是。”

85疑惑宇。

宇接着说道”他小时候只对我和翟至味笑。“

85有些闷闷皱眉,只会挤兑他。

着85,心里强势和让步天平上左右摇晃,最后让步那边缓缓下去。让步跟85没有半毛钱关系,仅仅只是因为,喜欢。

宇开口道“小时候头发黄黄软软,像女孩。我刚刚搬去那院子时候,他跟我们一起玩。我以为是他喜欢跟别人玩,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别小孩欺负他,没有人跟他一起玩。我第一次跟他说话时候,他一人坐秋千上哭。到我时候又倔强把眼泪憋回去,从小就很倔强。”

说到眼坐远处,眼中带着些笑意和温柔,接着说“他人,喜欢就一直都会喜欢,喜欢管怎么讨好他都会喜欢。世界里,喜欢和讨厌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会交叉。可他其实是嘴硬心软人,他愿意跟你说话,哪怕是难听话,那也是他喜欢人一种方式。”

每一句话砸到85身上,都能砸掉他为数一点自信。他宇面前,就像是生命里过客,毫无预警出现,突然心动。终究别人相互间绵长相处中值一提。

可讽刺是,宇心中,再是亲密陪伴,也无法触碰到心动,连前进方向都没有。

“但是你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对任何人是说着难听话,却是那样笑着表情。”宇有些许无奈着85,他简直知道自己趟到底是为什么来

“笑着?”85想下,对他平常倒也是完全笑,只是爱笑着损他,他一直没有把当做是什么特别。现想来,他其实只跟秦远和翟至味相处方式。

宇点点头,然后说道“你喜欢他吧。”问出口问题,语气却是确定

85用仅剩一点点自信,和宇话中那一点点若有所指,点点头,说“喜欢。”

宇心里摇摆定一时之间都停,那种没有念想空荡也知道是放松还是放弃。

好一阵才轻叹口气,说“我们形影一起十二年,从小学直到高中毕业。我一直自信以为我他心里位置没有人能超越。所以,以为大学过四年时间。四年后,他还是会原地,等着我。可是,事情总是如人愿。”

85“什么意思?”

宇“喜欢你。”

知道为什么,从口中听见句话,仿佛格外可信“你怎么知道他喜欢我。”

宇“你知道他怕打雷吧?”

85“嗯”

宇“其实很讨厌跟别人有肢体接触。哪怕是我,打雷时候他也会来找我。除翟至味,他只愿意你身上找那点安全感。明吗?”

85似懂非懂点头,他一直把那天晚上事当做是巧合,可经过别人转述又好像是那么简单可以一句话带过事。可是想来想去也觉得,宇跟他说些有点没有由头“你为什么跟我说些?你也喜欢他?”

宇有些无奈挑挑眉,笑道“我是喜欢他,但是他喜欢你。”多简单关系。

85有些诧异“我以为你会争取。”

“我想他为难,过...”宇顿下,着85“如果你把握,我就会出手。”说完手85肩膀拍拍,朝走去。

耳边说两句话,两人就一起出去

回来时候只有人,一进门就直直朝85走去。

85朝他一步一步走来,脑袋里回荡宇跟他说话。

太少太少,甚至知道他什么样时候是开心,什么样时候是生气。可是,宇全都知道,他一眼就知道心情是好是坏。

85甚至怀疑自己是是真喜欢,至少跟宇比起来,他参与生活时间太少太少。少到,喜好他都一无所知。

着85一直着他发呆,才刚刚走到85面前,就听到85突然问一句“你喜欢什么颜色?”

“嗯?”85没头没脑一句话把问懵

“你喜欢什么颜色?”85又问一句。

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乖乖回答“绿色。”

85晃晃自己手中果汁“你喜欢吃什么水果?”

“香蕉。”明所以“你怎么?”

85低头叹口气“我一点都解你。”

更疑惑解我?”

85点点头“嗯,我连你什么时候开心什么时候开心都知道。”

人突然之间说话么深沉倒是让觉得有些好玩,抬手弹下85额头,说“我现就是开心。”

85一门心思只想着自己那点事,连突然做出举动都没有想起来惊讶,只是本能抬手揉揉额头,疑惑“真吗?”

肯定点头“嗯。”

知道85究竟是怎么,可是85样问,他很开心,他其实有一肚子东西想要85来发现,也想去知道85曾经“你还有什么想问我?”

那天下午,85引导下,一点一点知道成长轨迹,也让知道一小半人生。直到,生日会人走七七八八。

翟至味也终于经过一天隐忍,趁着人群拉着秦远就走

85拿出秦远今天刚送头盔递给“我送你回去。”

伸手接过,今天倒是没有嫌弃,很干脆答应“嗯。”

85把送到家门口,接过递过来头盔,挂车头。

正准备脱下自己头盔,就被按住手“别取,一会还得戴上。”

85头盔里“嗯”一声,声音有些闷闷,听清晰。

么大从来没有喜欢过谁,也知道喜欢人是什么感受。平时着别人谈恋爱,还心里嘲笑别人,像傻子。比如:秦远。

他一开始知道秦远喜欢翟至味时候,心里真嘲笑秦远傻子嘲笑很久。

翟至味有什么好,脾气坏又装逼,整天一副自己天下第一样子。

秦远还一副崇拜到犯花痴地步,想,想说话又结巴样子,就活脱脱一傻子样嘛。

他没想到有一天喜欢人件傻事,会变得可爱。

就像现,85戴着头盔乖乖等着他说再见,心里一阵痒痒柔软。

突然伸出手,扶着85头盔,头盔外亲一口。

85头盔里脸一点点接近,隔着头盔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

退开时候,85突然握着手,嘴里那句含半天话,终于说出来“我喜欢你!”

(生物礼物什么,反正是85想要什么,一一答应就对。)

后记·

听说85生日那天,翟至味趁着秦远去厕所时候跟着去,回来时候没有忍住亲一下秦远。被85家阿姨眼尖,顺便就跟秦家二老说

然后有一天,翟至味就被叫到秦远家。

秦远被关外面,只能焦急85家驴拉磨一样绕圈圈。一直念叨,怕翟至味被扒皮抽筋。

85还一边幸灾乐祸进行现场直播,两人很过分一边说一边笑,气秦远差点抬起椅子砸到85头上。

听说,他秦家二老面前发无数誓,从对秦远好,到准影响秦远学习。

从监督秦远要他去搞安全爱好,到提醒他离85远点,准碰摩托。

总之,从学业到前程到健康,事无巨细。

宗旨就是翟至味必须对秦远一条心,然就别想踏出那门口。

翟至味也是很上道,从头发誓到尾。终于讨秦家二老欢天喜地,然后满面春风从秦远家走出来。

秦远一到翟至味出来,就迫及待跑过去,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检查一通,确认他完整无缺。

翟至味一脸春风得意把秦远搂怀里,嘚瑟85,恨得把“大爷我牛逼,但是你行”写脸上。

85接收到挑衅信息后,心想,我要是提出见家长会会被打一顿。

“喂,翟至味死吗!”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现场连线还没有断。

翟至味那顺风耳,旁边吼一句“你哥我好很!”

85急忙把扬声器切断换成听筒,然后小声说句“,我可以见见叔叔阿姨吗?”

电话那头沉默几秒钟,接着传来一阵忙音“嘟嘟嘟!!”

电话被挂

85眉头一抬。

嗯.......条路还是任重而道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