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柜记(下)

小说:蝉时雨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不落blow 字数:3967

在翟过往的生活中,小男生就分为两种,白丹这种小恶霸,种就满身臭汗的笨蛋。

认识秦之后他才知道这世上男孩还有第三种,就可爱小傻瓜。

可爱小傻瓜就战战兢兢的不敢接近,又笨拙的想要引起你的注意。

下雨那天的事,很快就被翟放在了脑袋的角落,像把不起眼的伞,静静躺在伞桶,等次下雨被想起,被拿出

月后,翟去接白丹放学。

白丹还在收拾画笔,秦坐在旁边纠结自己手的画,翟想跟他打招呼,但他看起认真的样子,就没有去打扰他。顺手拉过白丹身边的凳子,坐在边玩起了手机。

“丹丹。”秦突然抬头喊了白丹句“你那…”后面的话在看瞬间停下了。

也刚好抬头,看转过头,抬手打了招呼。

时没有反应过,只条件反射的僵硬的抬起手,不知道左右晃了下还上下晃了下,总之就晃了晃。

白丹在他们俩人中间,转过头“什么?”

保持刚刚的僵硬看向他,努力捋直了舌头“我,我想找你借支笔。”

说话间看了翟眼,翟还保持刚刚的样子,又顺势点头笑了下。心觉得有些有趣,这小孩怎么他就这么紧张,逗逗还挺好玩。

“给你。”白丹顺手把手上准备收起的笔递给秦“我先走了。”

接过笔“嗯,拜拜。”拿笔的手挥了挥。

大概觉得自己刚刚实在太怂了,想找补点什么,在翟起身那下,努力做出副正常的样子,跟翟点了点头,然后笑了笑。他觉得自己笑了。

在翟眼中就嘴角好像往上扬了下,但没有很成功,大约有点像苦笑。

过了两天,翟给自己找了理由跑去找白丹,结果理由没用上,白丹不在,那他本意想要看的人也没在。

结果在楼梯转角处遇了从厕所出的秦

就靠在栏杆上等抬头看见他,心有些期待秦什么样的表情。

果不其然,刚刚还脸笑意的秦在看瞬间,笑容就顿住了。带些惊讶,些惊喜和些不知所措。

往翟身后看了眼,没人,又往自己身后看了眼,也没人。直确认翟真的看的自己的时候才有些局促的走过去“你找丹丹的吗?”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毕竟那只他心给自己的幌子。

看他没有否认就真的以为他只找白丹的“丹丹刚刚被主任叫走了,要不我等下跟他讲?”

“不用了。”

“哦。”了句之后,脑子就空了,没有人教过他面对暗恋的人应该说什么。

饶有兴致的看他,看的秦都有些慌了,才开口道“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啊?”秦突然想起那把伞“哦!上次谢谢你,那伞,放在家了,我下次还给你。”

“不用了,你留吧。”还给我了,以后找你可就少了借口“走了。”说完,在秦头上拍了拍,才转身下楼。

“哦...”秦站在楼梯口看离开,头顶上好像热的有些冒烟了,头皮有些发麻。

站在原地好阵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他该不会在这等自己吧?又觉得这种想法简直没由,果断断了这想法。

第三次见在学校操场边,翟那天放学有点事,走的稍微晚了些,路过操场的时候看人晃晃悠悠的在滑滑板。

还在跟滑板较劲,没有注意往这边走

路走过去,刚要走旁边,就看他跳起,然后从滑板上掉了下

还好翟眼疾手快,接住了秦。后背却狠狠的撞在了边的单杠上,两人的重量合在起,给翟撞的差点眼冒金星,生生的憋出了声闷哼。

手忙脚乱的站稳,看靠在单杠上,眉毛都皱在起了,伸手想去扶他。

挡开秦要扶他的手,在原地深吸口气,捡回点劲“让我缓下。”

后背没那么疼了,翟才就的手站稳,挪边的椅子上坐好。

“你,你没事吧。”秦站在边,想帮他看看后背,又不敢,只能干急。

拉过在他面前晃晃去的秦,在他旁边坐下“你晃的我头晕。”手在秦手指上捏了两下,安抚似的说“歇下就好了。”好屁,痛死了。

有些愧疚的说“我..其实摔倒也不会疼的。”

:“嗯?”

扒起袖子,大大的护肘在手臂上,又扒拉起裤腿,厚厚的护膝在腿上“你看!我妈不同意我玩滑板,所以我会做好防护措施。不能有伤,不然我妈就不要我玩了。”

的眼光倒在他腿上那几已经结了痂的疤上“你知道危险还玩?”

:“我喜欢,滑板很好玩的。”

有些不太赞同的看“危险也真的。”

有些急了“可,这么久了我都没有受过伤。”

:“那你小腿上的疤,不会走路摔倒的吧。”

把刚刚扒拉起的裤腿又急忙给放下去“啊,那,偶尔也会不小心擦破点皮,不算受伤的。”

:“原擦破皮不叫受伤哦。”语气调侃。

点了点头“嗯!就像弹吉他手指上会有茧样的,荣耀。”

这副单纯又认真的模样,不知不觉就笑了,常年尖锐的心好像突然之间长出了块柔软的棉花,棉花叫秦的男孩。

,翟总会有意无意的在秦身边出现,当然了,也总巧妙的避开白丹。

他会问秦,你会弹吉他,秦会老实的回答,啊。翟就会顺势说,那什么时候可以听下?

然后就定下了下次见面的时间。

然后又恰巧在秦弹吉他的时候,知道了秦会跳舞。

就从堆朋友扒拉出两开舞蹈工作室的,把秦带过去玩了两次。

那时候翟开始觉得有些奇怪,秦明明在面对那些跳舞的人的时候说笑都很正常,而且话也很多,聊起天停不下。可,怎么面对他的时候就结结巴巴,话也少的可怜。

在怀疑秦的时候,翟也开始怀疑自己了,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总时不时想见他,为什么听说他会跳舞就带他去玩。

他没有百分百确认自己喜欢秦,最多觉得可爱的小孩。

那边东窗事发,被白丹发现了他那点小心思。

谁让他管不住自己的心,总想能多了解他些,就自以为隐藏很好的在白丹面前提起翟

白丹这小人精,诈了两次就诈出了秦那点真心。

白丹不知道两人之间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就时不时在翟面前适当的提起下秦试探翟的反应。

人,在还没有彻底搞清楚事情之前绝不会轻易展露的,包括喜欢这两字。

还好过了那阵之后,白丹就没有再提了。

,就直在翟不太确定的心意下,两人时不时见见。但从未超过点点类似于朋友的关系。

那天他们去写生,翟去接白丹却只接

以为翟会在原地等白丹回,但说白丹自己会想办法回的,那路痴绝对找不原路回的,所以,在原地等,可能等明天也见不人。

半信半疑的就跟走了,上了他的车,心有些不太放心“不等丹丹真的没事吗?”

检查了下秦的安全带“没事,他自己知道回。”

“真的?”秦有些怀疑。

“你不放心?”

的眼睛,秦点了点。

:“那去我家等吧,他回了,你第时间就会知道。”

就这么稀糊涂的跟回了家。

那天在翟发生的切都的猝不及防。

当时明明可以马上站起的,可他没有,他迟疑了,因为那下好像有些美好,好像心不太确定的问题突然有了答案。

所以白丹在质问他的那刻,他就知道了他应该要做什么。

还好第二天就周末,秦可以把自己藏在家,不用去面对白丹,也不用去面对85,短暂的当鸵鸟。

台灯被他开了又关,关了又开,还好白天,不然别人还以为这房间的人有毛病。

玩够了台灯,又百无聊赖的在床上滚滚去,就不想起床,不想见任何人,心乱的都快缠起了。

“小,有同学找你!”秦太后突然打开门冲了进

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妈,下次进之前敲门好吧?”

“噢哟,进我儿子房间还要敲门的呀~”秦太后坐在床边,拍了拍秦的屁股“快起啦,有同学找你。”

“哪有什么同学啊”秦无奈的翻过身,叹了口气“知道啦,你先出去好吧!我要换衣服。”

“小朋友长大了,知道害羞咯~”秦太后打趣完自己的小孩,就笑眯眯的走出去了。

平常乱七八糟的同学有些,也没有太在意,磨磨蹭蹭了半天才穿好衣服走出去。

还没走客厅就听秦太后的句“同学,你跟我们家小班的哦~”

“不的阿姨,我的学长。”

声音!秦不可置信的加快了脚步走客厅,坐在沙发上的人果然他以为的那人,那他以为永不会出现在这地方的人。

“妈…”

秦太后看儿子出了才从沙发上起“你终于起啦,这你学长哦。”

有些心虚的点点头“嗯,学长。”

“那我不打扰你们玩?我出去隔壁老严家。”老太后觉得自己在家多少会打扰小年轻玩,就准备出去了。

急忙走过“不用不用,妈!我们,我们要出去的。”

秦太后“那中午还回吃饭不呀?”

把拉过翟就往外走“不了不了。”

临走还对秦太后阵微笑“那我们走啦,阿姨!”

“好的呀,下次再玩!”秦太后瞧自家小孩的学长长的这么好又这么有礼貌,心看就好学生,这学校选的真好。

“会的,阿姨,再见!”最后的再见两字被秦反手关在了门外。

路拉,不敢在小区停留,怕被85看,想找人少的地方,只能拉往外走。

,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去哪,总觉得这周围全熟人。殊不知,自己这么拉人走,比找人少的地方可显眼多了。

也由他拉走,想看他底想去哪

十字路口,秦突然不知道应该往左还往右,愣在了路口。

“怎么了?”

突然出声,才提醒了秦,他们俩好像走的有点

微微出汗的手提醒他,这路他都这么拉走的,才慌忙间放开手。

又在下刻被翟反握住“不知道去哪?”

自己的手,心挣扎了半秒钟要不要放开,最后还爱情战胜了理智,接受了,却在下秒把心的话说了出“为什么牵我?”

“喜欢你啊。”

路过的汽车鸣笛声和这句话像烟花样,在秦的心炸开,灰暗的天空突然出现了绚烂的烟花,填满了秦心脏的每位置,仿佛再多点,再多点点心就要装不下了。

脑袋想过无数自己可能会做出的表白场景。比如,弹吉他唱歌表白;比如,夜悄悄的发消息过去,再撤回,惹得对方问;比如......

再多想象中的场景,也不如这路口的美妙,他拉他以为无处可去,他却告诉他,喜欢你。

无处可去,分明,牵你哪最美的地方。

85烦躁从有白丹的梦中醒,第反应就,都臭小子害的,好好的干什么要喜欢男生!还要让他知道。不然他也不会莫名其妙梦见白丹,还有那样的反应。

半烦躁半担心的跑家,却发现人都不在家。

“学长?”85不可置信的看秦太后“阿姨,哪学长啊?”85心丝不详的预感。

秦太后想就挺开心,笑眯眯的说“长的很好看啊,比你们这两臭小子成熟多啦!又有礼貌,声音也好听。”

脸很臭屁的样子?”这85心中的翟

秦太后巴掌拍85后脑勺“什么臭屁啊,人家那么有礼貌!”

85挠后脑勺从秦,心大概知道的人八九不离十就了。

也不知道他找秦干嘛的,秦小笨蛋不知道会不会被骗。

转了800弯之后,85有些莫名的落寞的回了家,总感觉他这竹马,可能快要不属于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