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小说:《邮件》(短篇)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一只小小米 字数:2584

不知桥上呆多久,俊朗的男收起情绪开车回家,刚进门工作手机就响起来。

“妈”

“宫逸啊,哪呢?”

“刚家”揉眉心。

“那的私电话怎不接啊?”

“......丢

“哦,也没别的,就是给啊,今天我收凌阿姨送来的喜帖,她的儿子结婚,邀请我参加呢,和欣怡也赶紧定个日子啊,让老妈感受一下种喜悦啊。”南妈妈一直电话那端

“......”

“别给我装聋!”

“再吧。”

“什叫再???难不成还有什想法,我警告啊...”南妈妈眼睛都蹬直,急的直跺脚。

“妈,我累,先挂。”

地球的另一端,南妈妈冲厨房抱着水壶直罐水,一边用手扇风让自己保持冷静:“气死我,气死我,要造反。”

随后冲书房对着正看新闻的丈夫就一顿吐槽,还不死心地把手机塞进南爸爸的怀里:“老公啊,快帮我教训教训小兔崽子,我看快要上天!”

“哎,孩子的事让们自己解决吧,着急也没用。”南爸爸把手机塞回去。

“我还不是为和欣怡都多年,也该结婚。”

“我看不见得。”南爸爸继续翻的新闻。

“什叫不见得!倒是给我清楚。”她一把扯下报纸。

她想想:“难道是欣怡不愿意吗?她工作太特殊。”

南爸爸无奈的摘下眼镜“也知道多年,宫逸始终要住国内,不知道原因吗?”

“那不是因为谈恋爱嘛?欣怡工作不是全国处跑嘛....”她想想继续:“难不成浑小子有新欢??我不打断的腿。”

“不是新欢,是一直没变过。”

“什意思?”南妈妈疑惑的看着

南爸爸拍拍她的肩:“哎。”

另一边南宫逸把手机扔下,冲洗手间打开淋浴,任由水打湿衣服。

闭上眼眼里全是她的身影,她的笑,她生气时的模样,全是她。

第二天早上南宫逸就被巨大的敲门声吵醒,本来昨天就失眠一宿,想今天睡个觉可偏偏就不如意,敲门声依然接连不断,忍无可忍下床顶着个鸡窝头去开门。

“谁啊!”大少爷起床气犯

“老大是我是我,江湖救急。”

门唰的一下打开,大少爷皱着眉头一脸不爽的登着自己的主力李哲。不过现李哲也管不

“我是不是今天不要打扰我。是不是活得不耐烦?”

李哲咽咽口水,“老大,我实不想打扰,可是事态紧急,杨总监今天的arra的见面会,原定的韩语翻译急性肠胃炎住院,现短时间内很难找代替,重点是!现场没有一个会韩语的,如果找不的话见面会很难进行下去啊!!!”

“就破事也要专程跑过来给我?”

手机打不通啊....”

南宫逸捏捏眉心,“看我像会韩语的样子吗?”

“不像。”

“那找我干嘛?”

“.....”

“是杨总监让我来找的。”

“杨鹏程什时候点破事都处理不,找去。”啪门一关,李哲看着门发愣。

办公室里的杨鹏程听着李哲的报告,扬扬眉并没有多沙惊讶,“,我知道。”

小样,我就知道,那可别怪我

出租车上的杜暖沁,看着拥堵的道路再看看时间,催促司机:“师傅,您能快点吗?我要迟。”

“姑娘啊,看看路也知道,不是我不想走,根本走不啊。”

今天是情节,外面都是出来过节的情侣,再加上遇下班高峰期,只能干着急。

本来今天想家里休息,看个偶像的演唱会,突然接老高的电话去帮忙救场。谁知道今天堵,迟可就不

半小时后终于达现场,还离开场还有一段时间,不过她得先去和艺熟悉一下。不一会,看见一位工作员向走来。

,请问您是杜暖沁小姐吗?.”

杜暖沁抬起头看着微微一笑:“您,我是。”

“......”李哲盯着杜暖沁的脸惊讶得不出话。

不是老大念念不忘的初恋吗,很早之前老大的钱包里看过她的照片,那时候还是学生时代,少女笑得非常灿烂。虽然老大却从来没有提过她,但肯定是老大喜欢但,不然老大的几年身边没有见交往过一个女朋友,后来才明白杨总监是故意的!

多机灵啊,瞬间就明白是为老大的幸福生活啊。

...??”

杜暖沁看着李哲发呆有些莫名其妙。

!杜小姐,边请,我先带见一下我们总监吧,然后再去见艺

的。”嘴上,心里还是疑问,一般种临时翻译不是见艺吗。

达vip休息室,看见里面沙发坐着的男,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杨总监,翻译来。”

“知道。”

杜暖沁看着男的背影:“,我是今天的翻译杜暖沁。”

一会转过身看着杜暖沁:“久不见,杜暖沁同学。”

“杨鹏程???”

“是我,又变漂亮许多啊。”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点都没有生疏。

她没想种方式重逢,因为回来谁都没有。对,老高。

可是杜暖沁宁愿遇见的是别,也不想遇见,因为杨鹏程总会让她想起另一个

里工作吗?”

“对,不过我只是打工的,家公司是别的,别光站着,坐下休息会,咱们久不见,坐下聊聊。”

我和有什聊的。但还是坐下。

几年韩国还吧?”

“挺的。”

“津津知道回来吗?她很想。”

她捏紧手中的杯子,提津津,作为闺蜜她觉得很抱歉。

“我....也很想她,她不知道我回来,我谁都没有,因为过几天就回去。”

快?我还以为不走。”

“还没毕业呢。”

杨鹏程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的:“可不知道,走的时候津津那丫头天天数着日子,每天都念叨还有几天放假,还有几天毕业,现知道听那个国家的事情第一时间都会。”

“她还吗?我不知道怎跟她,我....”

“她如果知道回来她会很开心。”

“我.....”

突然门被打开,就听见熟悉的男声。

“我把事交给就知道给我添乱,翻译找....”

杜暖沁心里一紧,万万没想里再次遇见。她以为上次是最后一次见面,她直过得就行,其的她不再奢求什

对视着,空气一片沉默,可是眼神是骗的。

杨鹏程也没想家伙来得快,硬着头皮:“呀,来得正,我找救兵....”

“没看见时间不够吗,还不快去。”转头对着李哲,李哲多聪明啊,一听就知道赶紧把女带走。

“哦哦哦,杜小姐,见面会开始,赶紧跟我走吧。”

“杜小姐?杜小姐?”

杜暖沁立马回神,招呼也不打,直接跑出休息室,跟个逃兵一样。她不能再呆里面,她怕她会忍不住冲上去抱着,告诉几年有多想她,可是现她已经没有资格

休息室内

意思?”

“什意思啊?”杨鹏程装傻。

知道我的什意思。”南宫逸坐沙发上一脸悠闲,翘着腿跟个没事一样,不过作为多年的兄弟知道发飙的信号。

“我不是为嘛。”

“为我?谁让多管闲事。”

杨鹏程听见话,心里一阵不爽:“我多管闲事?我是为谁啊我?”

要是为我就不应该找她过来,我都已经把忘就是给我添堵!”

“我添堵??我添堵??当年谁妈全世界疯一样全世界找她?谁天天宿醉把自己喝胃出血?谁每次喝醉叫她的名字?还出车祸差点就见阎王?又是谁死活不愿意跟着家移民,宁愿一个国内,呆X大??甚至每年偷偷去韩国看她又不敢和她??和我???骗谁呢?作为兄弟实看不下去那颓废不堪的样子!喜欢就追回来啊?”

南宫逸被揭短瞬间一口气堵嗓子里,又没法否认,因为都是事实。更多的是气自己,多年不仅没忘,反而思念一天比一天深。

“我现不想个。时间快,去和艺打个招呼。”

起身去开门,结果两都愣住

门外的杜暖沁眼睛红红的盯着南宫逸。

杨鹏程看着杜暖沁,心里祈祷,完,她底站多久,不对,她听多少。

只能硬着头皮:“怎回来?”

“我手机忘拿。”完不再看,从两中间走进去。

南宫逸冷眼扫过杨鹏程走出去。

杨鹏程觉得自己完家伙非得弄死自己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