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返回宗门

小说:修真画卷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最佳疯子Z 字数:2608

离了双笙村后,自然不会知道祝家姐妹的遭遇。先是在双笙村附近逗留了几天,将附近游走的狼群给全部杀光,然后才准备启程回宗门。

值得一提的是,还杀狼的过程中还真遇见了那些劫匪。那些些日通过打劫行路之,让自己好生地放纵了一把,等见到们时,一个个肥头大耳,膘肥体壮的,可想而知,们的生活过得是有滋润!

那些劫匪遇见,好日才算到头了,们见一个小孩行走在外,但身后却背着一把看起颇为不凡的宝剑,就起了歹心,然后成功地送出了一波大头。

对付不了祝青,如果还对付不了几个凡那不是得笑死!

三下五除二地将些劫匪放倒,然后困了个结实,扔在了一处官道旁边,然后通知了最近的县城衙门,让,自己则拍拍屁股开始返回承元剑派。

一路紧走慢走,回时只不过花了几天时间便到了那承元剑派之外,然后又一鼓作气地登上第五峰的行外堂,找到了赵毅的身影。

“师兄!!”

刚一见到赵毅,便一脸幽怨地叫了一声,让赵毅吓了一跳,差点以为是自己负了的哪个凡间女找上门了!

师弟,了!”

赵毅看的脸色有些不正常,自觉应该是任务出了点问题,连忙问道:“看脸色不对,任务是不是出了差错?”

“差错?师兄就没说对过!”

一五一十地将双笙村的事情说出,要知道,之前还以为自己回不了!

“原如此!任务其中居然还有如此隐秘!不知道那些游走弟是干什么吃的,调查都不调查清楚就往宗门发消息!”任务是赵毅给找的,却差点把给坑了,会儿是自知理亏。

师弟莫要生气嘛,次任务的积分师兄做主给翻一番!”

“积分?”气恼地看了看赵毅,但明白事情都样了,不可能打赵毅一顿,关键是根本打不过。

如果有实际的东西补偿自己,那不算白跑了。

积分到底如何使的?”

“师弟都不知道?”赵毅颇为意外,“积分在宗门的作用和凡间银钱相似,对我们宗门弟说是必不可少的东西!师父连都没说过?”

些东西她还真没提过啊......

默然,之前还看莫沧修炼的时候还挺尽心尽责的。可现在再看,莫沧除了教修炼外,其事情就没说过,甚至连提都不提,真不知道她是懒得说,还是不上心,或许两者都有......

看着的表情,赵毅心中仿佛明白了什么。没多说什么,只是拿了一块简让去了行外堂的最里面。

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简。简一边墙上的出口吐出,然后被一个扔进了另外一边墙上的口

位师弟完成了一个黄字任务,可否给做一个身份简?”赵毅见到那开口便问。

不耐烦地摆摆手说道:“没看见我在忙吗?外面有法器,自己不会弄啊?”

赵毅见那态度恶劣,不生气,只是带着出了那屋,绕到了旁边一块石柱边上。

“那是行外堂的管事之一,日常做的事情就是回收简,抹除其中的内容再重新使用。想些日完成的任务量有点大,让忙个不停,平时脾气还是可以的!

附灵石是一件法器,我便用法器给做一块身份简,然后在将任务积分存入其中,日后便可自行使用。些操作一般都是由屋内那管事负责的,不过现在太忙,我就亲自给说说!”

赵毅将一块空白简放在那石柱上,然后运转灵力注入石柱中。

那石柱受到灵力的影响,竟投射了一块光幕出

赵毅运转灵力在光幕上开始书写,那光幕上的文字竟慢慢浮现出,承元剑派莫沧亲传弟,此简由行外堂管事赵毅所制!

待文字写完,赵毅又拿出那块双笙村的任务简出,然后用灵力点在了简上,再在那块身份简一抹,只见那文字下面顿时出现了一个积分五十的字样!

做完些之后,赵毅才将两块简收了起,那块身份简拿给了

“好了!就是日后在宗门内的身份证明了,切记收好,莫要掉了。里面有五十积分,一般的黄字任务完成只不过二十,额外的三十算是我赔给的!”

“多谢师兄!”收好简,但还是心中有疑惑。

积分到底是有何用处?”

“那可是大用的!日后若要去第二峰的藏书阁选取功法,都得需要用积分去换取。除此之外,铸剑堂、药堂些个地方都是只认积分不认灵石的!

日后想要换一把上好的剑器或是要补给一些丹药,都得用积分去换。虽然在外面,灵石是大通货,但在咱们剑修宗门,灵石都是稀缺货,想要用作流通货币倒是有些不现实,所以才会有积分充当货币之用。

天地玄黄四种任务,黄字不过二十积分,玄字五十,地字一百,天字二百。现在任务还有那么多,日后慢慢赚就是了!”

连功法都要用积分换?

合计着当时那藏书阁的看门直接就把烈金遁给了没说要用什么积分啊?

算了,白捡的不要白不要,积分自己可以拿换其需要的东西。

谢过赵毅后,拿了身份简准备先回莫沧那里。

赵毅见离开,脸色顿时阴沉了起

“太岁出,那定有一处凡俗生灵涂炭!可为何游走弟根本没发现样的事?!

不知道现在的游走弟是干什么吃的!么大的事情能看错!看样,还需禀报行外堂的主事长老,好好整顿整顿帮混日的东西!”

不提赵毅如何动怒,以现在的修为,一路小跑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便能跑回第一峰去。

想试试连接各峰的铁索栈道,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先回去给师父报了平安,日后再去试试吧。

回了第一峰的住处后,看着大门紧闭的山洞,知道师父应该就在里面。

自己师父除了教导修炼一事,其时间就没见她出过山洞,不知道莫沧是在里面干嘛。

站在洞门前行礼,随后大声喊道:“弟下山归,还请师父一见!”

“我没聋,别叫那么大声!”

洞中,莫沧的声音慢悠悠地传

“回之事我已知晓,自行去修炼即可。今后每三个月便下山领一次任务,莫要怠慢。”

“是!”答应了下,随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心中的话说了出

“师父,此次任务,我见到了一个女孩,她似乎对师父的玲珑剑诀极为熟悉,弟怀疑她身后似有一个教导,那可能......”

的话没说完,但的意思不言而喻。

山洞内的莫沧好半天没有回话,让不知道师父是怎么想的。

“我曾经树敌无数,有知道我剑诀实属正常,莫要多想!”

过了好一会儿,莫沧才回话想打消的念头,但那态度怎能让不多想。

您半天不说话,让我怎么不多想!

心中嘀咕了一下,没有说出,不过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指的是曾经那个背叛过莫沧

其实知道,曾经的那件事一直都是师父的痛,当初莫沧说过那件往事,现在琢磨出一些东西。

那个曾经背叛师父的那个同门弟,似乎和师父的感情不一般,可能山洞外的木屋曾经便是那个的住所,要不然怎么解释放在屋里的衣服和其东西。

的身份,要么和一样同为莫沧的徒弟,要么,就是另外一种更亲近的关系......

但不管是哪一种,那因为背叛,让莫沧伤透了心。

不再多说什么,行了一礼之后,离开了。

山洞内,莫沧衣衫不整地躺在石床上,她的头发凌乱得仿佛数年没有打理一般。

“风麟,果然是还没死啊......”

莫沧的表情说不出的悲痛,她仰起头将酒瓶的酒一饮而尽。

对,么聪明,么诡计多端,怎么可能轻易被我杀死呢!

说的那个会是吗......

不过没关系,就算不是,以后我会找到,然后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