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贷款黄了

小说:重生在赘婿文 类别:都市生活 作者:龙胤 字数:2870

车子停在远处,两人便上楼。

路上,林熙惠给家里打电话,解释还要在公司办公,今晚便不回去

天与林熙惠随便找一间会客室,窝在沙发上。

“明天打算怎么说,”天翘着二郎腿问

“不知,”林熙惠揉乱秀发,“现在脑子一片空白。”

“恕直言,”天冷笑,“大舅哥便帮凶。”

堂哥……他出卖?!”

“没错,”天一语破玄机,“那姓王么好心愿意贷款给林家,当初林家可拂过他王家面子。”

那姓王身子,大舅哥便与那姓王局,故意让上门去谈,睡,顺便也报复。”

……”林熙惠难以置信,“他可堂哥,他为什么要样?!”

“因为钱咯,因为家产呗,”天慢条斯理地说,“上次提过想帮进公司,他紧张也证明他承认比他优秀。

所以,他要将赶出去,哪怕种下三滥手段也在所不惜。”

“哼,”林熙惠握紧粉拳,指骨泛白,“那更要进公司要证明给奶奶看,他能行,更行。”

“老婆好棒,”天又突如其来不正经,开始彩虹屁起来。

林熙惠俏脸微红,“干什么呀?”

嘛,”天摊手。

……其实,”林熙惠低下头,“口号喊得很响,心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底气。”

“凡事当然都要一步步来,”天开解

“嗯嗯,”林熙惠用力点头,然后她手臂一沉,“林熙惠加油!”

天噗嗤一笑,“硬核打气啊。”

别笑嘛,”林熙惠不好意思地说,“很有效果呢。”

“知,知不笑,”天躺下,“。”

林熙惠看着天蜷缩在沙发上背影,她内心里面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大楼里面已经拉掉电闸,只有窗外月光可以照亮,林熙惠左右看看,今天又发生一些不愉快事情,她便有点害怕,偷偷地凑到天身边。

天闭着眼睛,“别害怕,有在。”

林熙惠顿时心头一暖。

第二日,天与林熙惠抱团取暖似窝在一张沙发上。

福端一杯冷水,泼在天脸上。

天一个机灵,从沙发上弹起来。

林熙惠被么一闹,同样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只见会客室里面围一群看热闹吃瓜群众。

赘婿,好兴致啊,”林福调侃,“跟妹在儿快活?”

“啧啧啧,还

天擦擦脸上茶水,他打个呵欠,说,“还知妹妹?!”

……什么意思,”林福心虚

什么意思心里清楚,”天冷眼

福后退半步,他指着天,“可别乱带节奏,什么都没做!”

“也许……也许跟堂哥真没有什么关系,”林熙惠始终不愿意往最坏处想。

天可不管,他笃定就个吃里扒外家伙。

不知们在说些什么,”林福反问,“昨天让们去谈事情,谈得怎么样?”

“黄,”天面不改色。

顿时,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完,公司下子彻底完。”

“快卷铺盖卷走人吧。”

个月工资还能不能发啊?!”

“肯定故意捣乱。”

“对对对,”有人附和,“肯定故意没谈成。”

啊,早就看出来有异心。”

众人越说越愤怒,都恨不得上前来揍天一顿。

“都挤在吵吵什么呢!”

时,李香兰现身,人群纷纷闭嘴,并且自动让开一条

“奶奶,”林熙惠赶紧起身迎接。

天见状便也站起来。

李香兰点点头,然后问,“怎么样?”

“奶奶,黄,”林福指着天,“都怪他,好不容易拉来经费,被他故意给弄没。”

天他不故意,”林熙惠反驳,“奶奶,别信。”

“什么,黄,”老太婆以为自己耳朵不好没听清。

“黄,”天面对老佛爷依然脸不红,心不跳。

李香兰急火攻心,一阵剧烈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

“奶奶,”林熙惠着急,她赶紧冲过去扶住李香兰。

李香兰无奈地看着林熙惠,“怎么会样?”

林熙惠低下头,不太愿意提起昨日令人伤心害怕事情。

更何况,事也不好在众人面前袒露。

“怎么不说话,”林福咄咄逼人,“肯定就俩,故意把人得罪,人家才不愿意贷款给。”

福正因为知林熙惠心理,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地审问两人,他怕以为王撞已经得手,只捉弄天与林熙惠,所以才说不愿意贷款给两人。

后面,自己再私底下去找王撞要钱,肯定能行。

殊不知此时此刻,王撞躺在医院病床上面恢复过渡,局部可还硬着呢。

没有,”林熙惠大喊。

“那又为什么,”林福质问,“快说。”

“好,来说,”天看一眼林熙惠,“她不方便,让来说。”

天便将事情经过,详细叙述一遍。

福听后惊觉,没料想天与林熙惠竟然逃脱。没有让王撞得到他想要,那贷款事情恐怕难说

李香兰听完也颇为意外,居然王家小子,那小子原来还过来向林熙惠提过亲。当时不被拒绝吗,怎么还能愿意斥巨资贷款给咱家,难不成不死心,故意为之。

而众人听完之后,并没有对林熙惠表示同情,他们反倒觉得有些可惜,真要林熙惠让人睡,事情反倒简单,到时候也可以理直气壮地上门要贷款

太可惜,还真就怪个废物赘婿从中作梗。

李香兰她也有同样想法,只不过还得顾着家族脸面,便假模假式地问,“没事吧,熙惠?”

没事,”林熙惠笑着摇头,“谢谢奶奶关心。”

“诶~”李香兰沮丧地点点头。

“还有一件事情想问问,”天将矛头指向林福,“大舅哥,贷款可拉来?”

拉来,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天咬牙切齿地说,“那有理由怀疑与那王撞狼狈为奸,祸害自己妹妹。”

胡说八些什么,”林福气急败坏,“才不那种禽兽不如人!”

“当然,那种人,”天怒骂,“根本就只禽兽。”

李香兰多精,她立时也想明白过来,事十有八九福在背后捣鬼。

尽管如此,自己乖孙子也轮不到个外人来教训。

天,”李香兰不悦,“福不可能做出种吃里扒外事情,可别乱讲。”

“对啊,”平日里讨好林那群人又出来发声,“福怎么可能做种事情。”

啊,啊,福都接班人,根本就不屑用种下三滥手段。”

看呐,废物赘婿嫉妒能力,嫉妒福能够拉来经费,所以故意搅黄贷款,故意污蔑福。”

“对,肯定样!”

“别又事没办成,编故事脱罪吧,”林福双手叉着腰,“二位可别乱给扣帽子。”

……”林熙惠也生气,她瞪着眼睛,“种事怎么能够胡说!”

“哼~”天知李香兰铁定护着林福,便也不想再多白话什么

“熙惠啊,”李香兰对林熙惠说,“回去好好休息吧。”

“好,奶奶,”林熙惠轻轻地点头。

说着,林熙惠只好过来将天拽走

天临走时,林福还对着他露出挑衅笑容。

两人离开林氏大楼,回到家。

“怎么,”韩娟见面便问,“听说黄?”

林熙惠气鼓鼓地坐下,“黄。”

“哎~”林雄唉声叹气。

不怪熙惠,”天淡淡

“当然,”韩娟指着鼻子,“肯定,怪在里面捣乱。”

“不,”林熙惠摇头说,“事怪不到他身上。”

“那什么情况,”韩娟坐到林熙惠身边。

“没什么事,”林熙惠说,“要补觉。”

“诶~,什么衣服啊,”韩娟皱眉。

林雄看向天,“情侣装?”

“昨天驾车开窗,被人溅一身泥,”天解释,“临时随便买换上。”

“原来如此,”林雄点点头,上下打量一番,“还挺好看。”

“呵……”天浅笑着摇摇头。

“好看啥啊,”韩娟扯着林熙惠衣服上布料,“土吧唧,快点给换。”

“待会儿再说吧,”林熙惠起身,郑重,“妈,,要去休息。”

韩娟轻柔地抚摸一下林熙惠脸,“辛苦,乖女儿,快去睡吧。”

林熙惠起身进房间,天刚想跟,却被韩娟给拦住

进去干嘛,”韩娟指着沙发,“要睡在儿睡,别去打扰女儿。”

天耸耸肩,不置可否。

昨日到今天,林熙惠确实受不少委屈,让她一个人静一静也好。

天兀自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厢,林福顶着头上绷带,正跪在李香兰面前。

“跟奶奶说实话,”李香兰质问,“故意出卖妹妹。”

“奶奶,”林福低着头,“为公司着想,那姓王,只要林熙惠就行。”

“奶奶没说错,”李香兰话锋一转,“但不能够拿自家人开刀啊,那么做不得人心啊,最麻烦差点被人抓住把柄。”

老妖婆担心地原来害怕林福事情败露,耽误他在公司威信,而不林熙惠人身安全。

“起来吧,”李香兰抬手,“错。”

“奶奶,”林福起身,他笃定,“事还有转圜,您就让放手去做。”

李香兰低头沉思片刻,她在林熙惠幸福与林前途之间做一个衡量。

终于,她还选择福。

福,”李香兰叹气,“放手去做吧,奶奶……奶奶意。”

福阴险地笑,“谢谢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