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一步一登天

小说:狂鳄海啸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关中老人 字数:2715

第六十章 一步一登天

芃扛着还在呻吟着的叔,冲出门。

刚一出门,芃一眼就看到被潘达按倒在地的辰,辰的身边还少人,小湖,江忆桐和几名小师傅。

辰双眼通红,看到芃抱着叔跑出来,立马开始疯狂扭动身子,潘达刚才是怕犯傻,所以才按住的。

“放开我,放开我!”

芃看一眼正在挣扎的辰,冲压在辰身上的潘达道:“潘达,先放开。”

潘达还想什么,可是看到芃的神情和肩上的叔,咬咬牙,松开辰。

辰立马甩开潘达,艰难起身,步履蹒跚地来到芃的面前。

“先上院,院里医务室,可以暂时处理伤口。”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辰,芃眉头微皱,知道辰下一步会做什么。

“把给我。”

辰的声音很低沉,但双眼中充满坚定,完全没之前轻浮的模样。

“好。”

芃从辰的眼中看出什么,仅仅是愣一秒,没任何废话,把叔轻轻放下,放在辰身边。

江忆桐赶紧上前一步,用手中的绷带给叔包扎伤口,暂时止血。

辰看着面色苍白,气若游丝的叔,眼眶通红,但什么话都没

“小,是我,是我对。”叔微微扭头,看向芃,歉意地道。

芃叹口气,摇摇头,回答道:“叔,没事,用再,好好休息。”

叔满头的汗水,幽幽叹口气,竟然是落下几滴老泪。

辰连忙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站在叔面前,替擦掉汗水和泪水。然背对着叔,缓缓蹲下。的脚踝扭伤,仅仅蹲下这个动作,就让的脸颊一阵扭曲,汗水直流。

辰没痛叫一声,拉住叔的双手,穿过自己的肩头,然双手扣住叔的大腿,用力起身。

在其人的注视下,辰颤颤巍巍的背起叔,向前一步,仅仅一步,辰的身子就差点晃倒,可辰怒喝一声,双脚发力,重新站直身子。

站在一边的潘达实在看下去,想上去帮忙,却被芃一把拦住。

“潘达,别过去,让自己来吧。”

潘达转头看向芃,满脸的疑惑。

“芃哥,这小子逞什么强呢,脚伤还要背人。”

芃摇摇头,没话。

倒是江忆桐走过来,站在潘达的身边,低声道:“潘达,两句吧,现在的辰,才几分模样。”

芃叹口气,低声道:“潘达,辰身边,要帮,除非快要摔倒的时候,再扶一下,切记,要多话,要再刺激。”

潘达虽然看辰,但经过江忆桐的点拨,也大概明白辰现在的心情,一声,跟在辰身,以防万一。

“我记得冰箱,叔的断肢我先放冰箱,面还能接上,先在这看着。”芃冲江忆桐道,看到她点头之,三两步上台阶,朝院跑去。

刚才发生的一切,在门外的所人都看见,也正是因为怕辰回去送命,潘达才辰的反对按住一瘸一拐的

前庙发生的事情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刚才要叔推一把辰,此时受伤的就是

潘达跟在辰身,注视着辰,随时准备出手,以防万一。

叔小腿的伤口还在缓缓滴落着血液,每掉落一滴,辰的脚步就会前进一步。

的双手死死扣住叔的大腿,每走一步,受伤的那只脚踝都会剧烈的颤抖起来。

几米,辰的喘息声渐渐粗起来,接下来的每一步,都需要暂停几秒用来喘息。

十米长的台阶,并长,可在此时对于辰来,犹如天堑,一步一登天。

辰的额头已经布满汗水,汗水和泪水混着在一起,滑落进辰的嘴角,又咸又涩。

辰的眼神没丝毫的动摇,目光一直锁定在台阶的最高处。

“小辰,……刚才没伤着吧。”耳边突然传来叔的声音,原本还能坚持的辰差点没忍住疼痛,跪倒在地。

“爸,。”辰仅仅咬住嘴唇,的嘴角已经被咬破,鲜血顺流而下,可辰似乎没感觉似的,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以疼攻疼,用疼痛压制疼痛。

“小辰,休息一下吧,爸爸自己能走。”叔的声音越来越低,辰越听越心碎。

“爸,怎么这么傻啊,……”泪水止住地落下,辰的情绪突然间就崩溃的泪水如同决堤一般,顺着脸颊滑落。

“傻孩子,当然因为我是爸啊,还年轻,能受伤,爸爸老,少一只脚,算什么。”

叔的话如同剃刀一般剜在辰的心头,腿一软,直接半跪在台阶之上。

虽然跪倒在地,但辰身叔依然背的很稳。

泪水模糊辰的双眼,顺着眼角落下和汗水还血水融合在一起,辰好恨,恨自己的无能。

的潘达看着半跪在地的辰,赶紧上前想要把扶起来,却听到辰的呐喊声;“要过来,我自己可以。”

潘达刚想劝辰几句,但立马看到半跪在地上的辰晃动着身体,缓缓站起身,背着叔,继续走起台阶。

纵然是潘达,看到这一幕,也是如鲠在喉,知道该什么。

“其实我工作没那么忙的,都是我自己想回家。上班以来,我从来没给家里一分钱,是没钱,都是我乱花掉。上次签合同的事,也是我骗,都是我好,都是我好。”

辰一边走,一边流着泪道,虽然走得慢,但一直在走。

“孩子长大想回家也是正常。爸爸自己还开着一间铺子,也需要的钱,至于签合同的事,我早都忘,儿啊,为父最想要的,就是早早结婚生子,这样我就死而无憾……”

叔的声音越越小,最一句如同蚊子嗡嗡叫一般细小。

“爸,怎么话啊,怎么?”辰的声音立马变得慌乱起来,江忆桐小湖和潘达赶紧走进叔的身边。

叔,叔,话啊,别睡啊。”看着缓缓闭上眼睛的叔,江忆桐赶紧伸手摸叔的额头和鼻息,然伸手放在的胸口。

“暂时没事,应该是失血过多导致的昏厥,过,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把叔送到医院。”

江忆桐的话,辰松一口气,随即便大吼一声,连续三步走完最的台阶,然直接双膝跪倒在院门前。

眼看辰就要摔倒,潘达和江忆桐赶紧上前扶住辰,几名小师傅也是接过叔,赶紧把抬进山的医务室。

小子还算个男人。”看着躺在地上,面色苍白,上气接下气的辰,潘达一句,随即抗起辰,将抗进院。

辰的脚踝已经肿整整一圈,虽然喷一些药剂,但估计没几个月是好的。

芃站在老师傅的身边,看着在小院一旁闭眼休息的辰,叹口气,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老师傅则是微微一笑,打断芃的话语:“此言差矣。亡羊补牢为时晚,浪子回头千金换。经此一劫,是福是祸尚可知。”

“大师理。”芃点点头,觉得老师傅的也没问题,辰能够浪子回头,再好过。

“虽然如此,但现在的情况观,我们少伤员,如果及时送医的话,很可能会出现更糟的情况。”老师傅缓缓道。

芃的心一下子就沉下去。老师傅的没错,之前人腿部中弹,现在叔的小腿还被古斯塔夫咬断辰也受轻的伤,这些人如果早点就医的话,堪设想。

“鳄鱼应该受轻的伤,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外面这群雇佣兵,这些拿着武器的家伙,我们要想办法处理掉。”

老师傅双眼微眯,点点头。

芃!”听到人喊自己,芃转头看去,可是没想到牵动的伤口,直接疼的弯腰。

芃,没事吧?”江忆桐赶紧上前,扶住芃,关切地问道。

“没事,应该是背上的肌肉拉伤,刚才被鳄鱼撞一下,什么事?”芃疼的嘴唇都直打哆嗦

江忆桐立马心疼地道:“又伤到背?之前也受伤,这下子伤的肯定轻。”着,江忆桐突然想到第一次芃是为救自己才受的伤,来自己还对……

想到这里,江忆桐禁低下头。

“医药室还绷带,背部肌肉拉伤,用绷带固定住会好很多。”老师傅站在一边,突然开口道。

“行,我知道,我去看看。”芃微微弯腰,朝厨房旁边的医务室走去。

“我来帮吧。”江忆桐上前两步,跟在芃的身

,我自己来,实在行,还小师傅们啊。”看到跟在自己身的江忆桐,些尴尬地道。

现在这样能够到自己的背吗?痴人梦!小师傅们都忙着呢,哪空啊。”完,江忆桐直接主动拉着芃走进医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