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 救兵

小说:阎凤传之黄巾之乱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杨子铃 字数:2076

此时,甘辛霸方又来了十余辆绿皮卡车,从上面浩浩荡荡来一千多号人。而带头,正刘广福三大战将之一齐越,此人身材魁梧,使一对三百多斤铁锤,拿手中,犹如毫无重量一般。

齐越走了过来,哈哈大笑,道:“哟,挺热闹啊。”

甘辛霸那快,许青来了也就算了,齐越也想来和自己争功,算什么东西。甘辛霸道:“你怎么来了。”

齐越横眉瞪眼,道:“咋,你来得?所有益州出现东西都主公要将宝物先给主公。”

句表忠心话说虽然没有错,但晚,没有听到刚才甘辛霸和许青一起唱双簧构建借口。么一说,反倒自己边理亏,成了强取豪夺了。

刘横哈哈大笑,道:“行了行了,别演戏了,想干什么快点,还等着吃晚饭呢。”

霸也手缕胡须,微眯双眼,道:“大哥说没错,省些时间,一起上吧。”

一起上?

甘辛霸手一百多火枪手,益州驱邪师一百多驱邪师,再加上齐越一来,就带着一千多号各式兵种,么多人,一个稍大些城池都能攻了,别说们就只有五个人,而且阎凤此时昏迷醒。再怎么豪言壮语,也该如此嚣张。

那齐越却抡起大锤,往前走去,指着霸道:“对方那大胡,说话好生猖狂,对锤三多百斤,能将你锤成肉饼饼。”

“哈哈”笑着霸笑容忽然凝固,连刘横都心里一凉,霸最爱惜自己把胡,谁见了说有男气概,如今却说大胡,和那些抠脚大汉沦为一谈。

“二第,莫慌。”刘横想劝要生气,生气容易降低智商,两傻一起,那可好看。

霸却道:“大哥放心,自有分寸。”

刘横点了点头,霸成熟了。

霸道:“来者何人,斩无名鼠辈。”

齐越那叫一个气啊,抡起大锤就敲了几,响声震天:“气煞也,乃益州齐越,鼠辈居然敢小觑定将你打得头尾分。”

霸却捋了捋胡须,道:“观尔乃插标卖首,既要寻死,便成全你。”

“啊!”齐越居然想单干,情况,居然敢真冲出去。

“哼!”一声冷哼霸发出,而甘辛霸,甘辛霸都打人,齐越居然敢冲,也“艺高人胆大”了。

霸道:“青龙偃月刀何!”

说着,们所乘坐后备箱内,飞出一把近两米长大刀,落霸身边。霸握住大刀,刀虽长,配合着霸近一米九身材,倒也合适。

甘辛霸倒吸一口凉气,那刀,居然也神器。神器有神识,能认主,故而呼唤之能飞到主人身边。过那后备箱就倒霉了,整个被掀飞,车剧烈晃动了,还后边昨晚上睡着张飞扬一惊醒,一脚踢开车门跳了出来。

刘横捂着脸苦笑,叫什么事,才短短几秒钟,就把车弄个稀耙烂。

张飞扬明就里,跑到刘横身边,道:“怎么回事儿?”

刘横耸了耸肩,道:“打架。”

张飞扬气恼道:“有架打为何些小厮配和二哥一战吗?”

那张飞扬声音颇大,听齐越耳中,犹如针刺一般,脚速度更快了。

霸,还原地。过阎凤此时却没有被惊醒,心境之中,毕竟会做梦,一睡觉就会来里。

刘横尴尬扭过了头,心中念着:“认识傻叉,认识傻叉。”

眼看齐越与霸只有十步之遥,霸那双眯起眼睛忽然睁开,一睁,对面站着所有人皆一惊。

原来眼睛蛮大嘛。

刘横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叫道:“二弟可。”

花奇怪道:“怎么了,睁个眼睛嘛,激动什么?”

刘横叹了口气,道:“二弟心高气傲,故而愿正眼看人,若睁眼,那便要——杀人!”

刘横“杀人”二字还未说完,只见霸身形一闪,一道惨影留原地,而人已齐越身后。齐越上已经没有了头颅,而头颅,已霸手中。霸缓缓又走了回来,宛若身后没有敌人一般。

一招!

仅仅就用了一招,一招,一刀。

怎么可能!

甘辛霸自问自己也没有那个本事一刀之就将齐越斩杀,毫无还手之力。甘辛霸手已经颤抖,就连许青也咽了口口水,巫圣境,,很多人根本瞧大胖,也巫圣境,但自问,单挑之,根本可能打得过个虬髯大汉。

睁眼,要杀人

花也看呆了,人嘛,活脱脱就一战神啊!

霸回到了刚才冲刺而去原地,转过身,将头颅扔了过去,指着甘辛霸道:“一个,谁?”

千军之内,取敌将首籍,如探囊取物。甘辛霸已经觉得自己很厉害了,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许青令道:“兄弟们,一起上,砍了们。”

众人皆犹豫了,接着,纷纷向前奔来:“杀!”

看谁敢!”

忽然,刘横身后,走来了一群人,群人推着三门火炮前,而后面,则一百多号人,浩浩荡荡走了过来。而一个人一直隐藏着,看到一群人走过来时,也走了出来,走到带头人面前,低头,拱手道:“属见过会长。”

一天可真热闹,前前后后一共来了五批人,一次比一次声势大。一直都势单力薄阎凤几人,组织上终于派人来了。

“哦?冀州驱邪师,麻烦了。”许青自然认得前方带头那个人,那个人,就冀州驱邪师李宣,境界没有自己高,巫王境,但有比境界更牛东西,那就装备强。

别看那只三门火炮,却威力惊人,携带又方便,且完全由李宣指挥。指挥人去开炮,而直接指挥火炮,,就中原大陆为数顶级武器大师。巫圣境都敢去随便招惹人物。

花松了口气,一直隐藏着此时才走出来人,正殷六。殷六和阎凤接洽时就已经通知了李萱,李萱原来秦国青州分会长,现重化九州,也就被重新安排了职务,现,很有可能一任长老。但毕竟还年轻,如果阎凤能够成功任职副会长,那李萱任职长老也就成问题了。

李萱将坐地上喘息花拉了起来,说道:“还以为你色,鬼死翘翘了。”

花说道:“若死了,你可舍得?”

李萱摇了摇头,道:“舍得,你死了,谁陪干坏事?”

花挑了挑眉毛,看来次,能活去了。

李萱道:“阎凤呢?”

认识刘横们,但看着们站自己边,也就没说什么。

花指了指车道:“车里休息。”

李萱道:“你们,被欺负很狼狈?”

花苦笑道:“啊,你打算为兄弟出出头?”

李萱道:“打算为你们出头,来干嘛?”